网站公告:
缅甸维加斯国际开户唯一官网www.wjs666666.com,加入维加斯国际VIP立享优惠待遇,联系qq907639999
全国服务热线:17019023333
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17019023333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缅甸掸邦小勐拉第四经济特区128号

新闻资讯 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
添加时间:2017-11-23

民主政治的框架内,德国总理的位子并不是由默克尔自己的决心和信心决定的,这取决于她在自己党内的地位是否稳固。因为即便重新大选,默克尔的联盟党无疑仍将是议会第一大党。

撰文 | 陈季冰

在当代历史上,德国还从未像今天这样被置于全世界的目光焦点。

 

这是因为,自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德国是唯一保持经济持续繁荣和政治高度稳定的西方大国。在应对欧洲一波紧接一波危机和挑战的过程中,德国始终扮演着支柱角色。

 

尤其是英国脱欧和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德国对于维护岌岌可危的全球化和自由市场的地位更加凸显无余。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更是被西方主流媒体视作已经取代传统上的美国领导人、成为守护和捍卫自由民主价值的西方领袖。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默克尔是守护和捍卫自由民主价值的西方领袖

但眼下,这根擎天柱出现了裂痕,这个西方领袖的宝座也摇摇欲坠。

 

周日晚上,此前参与组阁的自由民主党意外宣布退出组建执政联盟的谈判,不仅使新一届政府组阁失败,也把德国带入了二战以后从未遇有过先例的宪政危机之中。德国《明镜》周刊甚至将它与去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及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相提并论。

 

看起来,德国多年来积淀下来的成熟和稳定的民主政治正在销蚀,默克尔也正面临着12年总理生涯中最严峻的挑战。

 

那么,究竟如何理解和看待德国目前的政治困境及其未来走向和后果呢?

 

德国政府组阁为什么会失败?它的背后呈现了什么样的政治格局和民意格局?

 

德国是一个议会制国家,联邦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的政党获得组阁权,它的领袖自然当选联邦总理。不过,德国的政治版图不像美国那样由两大政党长期垄断,德国拥有众多大大小小的政党。

在二战结束以来的历届大选中,还从来没有一个政党赢得过议会半数以上席位,因此德国一直就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

 

在今年9月份的大选中,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简称“基民盟”)及其姐妹党、巴伐利亚州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简称“基社盟”)共获得32.9%的选票,百年老党社会民主党(SPD,简称“社民党”)得票为20.5%,它们虽然继续在议会中占据第一、第二地位,但都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惨败。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9月19日,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举行竞选集会

成立不到5年、高举反移民、反全球化、反欧大旗的极右翼新选择党(AfD)获得12.6%选票,亲商的自由民主党(FDP,简称“自民党”)、前身为东德共产党的左翼党(Die Linke)和绿党的得票率分别为10.7%、9.2%和8.9%。

 

这意味着,除非基民盟/基社盟与社民党联合组成所谓“大联盟”(上一届政府就是这样),否则,任何两个政党联合组阁,在议会中拥有的席位都不足以超过半数。由于社民党从一开始就断然拒绝了再次与基民盟联合执政的邀请,拥有优先组阁权的基民盟/基社盟只得向与自己理念相对比较接近的自民党和绿党伸出橄榄枝。

 

上述三个党的标志色加在一起很像牙买加国旗,所以这一联盟也被称为“牙买加联盟”。

 

但早在三党(我在本文中将基民盟与基社盟视为一个党,媒体有时也称它们为“联盟党”)尚未开始正式磋商之前,大多数分析人士就十分不看好这一联盟。上述三个政党以前从未一起合作过,相互之前缺乏充分的互信。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11月20日凌晨,默克尔在记者会上对自民党退出组阁谈判表示遗憾

尤其重要的是,在移民、欧洲政策、气候变化等许多问题上,偏左翼的绿党与秉持自由市场理念的自民党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根本对立。举例来说,绿党是强烈支持欧洲一体化的政党,而自民党则属于疑欧派,其领导人甚至主张过德国退出欧元区。

 

此外,迫于即将举行的地区选举中民粹主义政治势力的压力,巴伐利亚州的基社盟近来日趋右倾,它要求收紧移民政策,也与秉持“社会公正”价值观的绿党意见相左。

 

目前看来,正是这些先前人们担心的分歧导致了自民党的率先退出。该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在周日深夜说,“与其用错误的方式执政,不如不执政。再会!”

 

政党间的意见对峙背后折射的是德国民意的分裂,现在看来,在上面述及的那些问题上,德国民意的裂痕远比人们表面上看到的更大、更深。在这场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经济和政治危机及其激发的民粹主义浪潮面前,德国也不具备天然的免疫力。

 

首轮组阁失败后,下一步该怎么办?

根据西方和德国的政治体制,首轮组阁失败后,接下来可能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不同政党之间重新排列组合,展开新的联合组阁谈判。

 

在周一与默克尔会谈之后,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称,目前他不准备召集重新选举,而是计划同各党派领导人继续磋商。他说,德国正面临二战后民主政治历史上最严重的治理危机,呼吁国会中所有党派“为我们的国家服务”,并尝试组建政府。“我期待每个人都愿意加入会谈,以让组建政府变得可能。”

 

施泰因迈尔的此番言论似乎是恳请自民党和社民党重新回到谈判桌前,默克尔本周一也敦促社民党重新考虑其立场,“我希望他们好好考虑一下是否承担起治理国家的责任。”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

不过,这两个党都排除了继续参与联合政府的可能性。社民党领导人、人气颇高的欧洲议会前议长马丁·舒尔茨在9月大选后就斩钉截铁地说,不会再参加默克尔领导的大联合政府。上周五,他重申了这一立场,当时自民党尚未宣布退出组阁谈判。舒尔茨说,即便默克尔同其他党派的会谈失败,他的党也不会加入。

 

考虑到左翼党和新选择党所持的极左和极右立场,德国主流政党都不可能与它们结盟。因此,暂时来看,形成新的联合组阁的可能性不大。

 

第二种情况,基民盟/基社盟联合某一个小党,或独自组建少数派政府。

 

这在宪法上是可行的,不过,如果联盟党和自民党结盟(“黑黄”联盟),距离在联邦议会达到多数仍缺少29个议席;而如果联盟党与绿党结盟(“黑绿”联盟),则缺少42议席。单独组阁,则缺的票数更多。在那样的情况下,新一届政府将是非常弱势和不稳定的,它所主张的许多政策都有极可能在议会中遭到封杀。况且,这种少数派政府历史上也从未有过。

 

默克尔本人已经明确表示,她不会寻求与绿党或自民党中的一家组建少数派政府。她在会晤总统施泰因迈尔后称,自己未来的选项中不包括出任少数派政府总理。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德国议会大楼

于是就剩下第三种情况:重新选举,从法律意义上说,其实是提前大选。

 

默克尔本人明显倾向于这一方案,组阁谈判失败后,她对ARD电视台表示,“我认为重新选举是更好的出路。”她还表示,自己并不惧怕新一届选举,她打算在新选举中再次竞选总理。“我曾在竞选中承诺,我将服务四年……会非常努力地争取在明年成为总理”。

 

其他党派,包括社民党也都表示不担心新的选举。一项民意调查也显示,德国有半数选民希望重新选举。

 

然而,周一公布的另一份民调显示,如果现在就重新大选,结果可能与9月份那次选举不会有太大的不同。根据Forsa为RTL电视台进行的调查,若德国选民在下周日投票,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将获得31%选票,社民党得票21%,绿党和新选择党均得票12%,自民党和左翼党预计分别获得10%和9%的选票。

 

如果那样,问题依然如故。当然,默克尔若提议重新选举,她也许是押注理性的德国选民——特别是他们中政治立场并不十分坚定的中间派——在已经看到了目前国家面临的危机之后,会愿意为了尽快摆脱政治僵局而改变原来的主意。

因此,重新选举不啻是一种孤注一掷的宣誓,至于它的结果究竟会如何,现在还很难说。这是因为,即便要重新选举,也不会是立刻,也许会等到明年初,这期间很难说不发生什么变故。

 

主流政党还担心,这么快就重新选举,或许有助于首次进入联邦议会的极右翼新选择党比9月份获得更多选票,这对议会大厦里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噩耗。

 

这次组阁失败会不会对默克尔的政治地位构成危险甚至将她从总理宝座上拉下?

这个问题早在今年9月份大选中基民盟遭遇不利后就有人提出过,如今自然又重新浮出水面。

 

周末,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图片报》预测:“如果组阁失败,动荡或将很快殃及她个人。”德国政治学家弗兰克·德克尔在电视台上说:“组阁失败可能同样意味着她的政治生涯终结。”

 

默克尔本人已经坚定地排除了自己将会因此下野的可能性。尽管面容疲惫,但63岁的她依然在电视镜头前坚称,如果举行新选举,她将再次竞选总理,“德国需要稳定”。她还说,“我做了我所能做的,我们真的取得了进展……从来不存在我应该承担个人后果的任何问题”。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默克尔表示自己不会因此下野

相反,她认为,“这是深刻反思德国未来何去何从的一天……作为总理,我将竭尽全力确保国家在未来艰难的几周时间管理良好。”

 

但是,在民主政治的框架内,德国总理的位子并不是由默克尔自己的决心和信心决定的。说到底,这取决于她在自己党内的地位是否稳固。因为即便重新大选,默克尔的联盟党无疑仍将是议会第一大党,其他党派没有能力撼动她的总理宝座。

 

9月大选以后,已经有一些党内人士对默克尔发出了批评,指责她造成了德国目前的困境。他们称,默克尔作为领导人在2015-2016年难民危机期间犯下的错误削弱了基民盟/基社盟的支持率,她的中间派立场越来越受到党内右翼的质疑。还有一些人则认为,联合组阁谈判的破裂也标志着默克尔个人的失败。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难民进入德国后,爆发性侵事件,德国民众上街举行游行示威

然而,即便如此,基民盟内部目前并未涌现出任何一位有实力挑战默克尔坚如磐石地位的政治人物。在面临重新大选的紧迫形势下,任何一个其他人取代默克尔,都有可能因为缺乏民意号召力而导致联盟党更大的惨败,没有人敢于冒这样的险。因而针对默克尔的批评更多的只是一种施压,希望她的政策立场有所改变。

 

默克尔的地位眼下还相当稳固,但今后几年则很难说,潜在的党内挑战者也许已经暗自摩拳擦掌。德国《时代》周报发行人兼总编辑约瑟夫·尤夫说,默克尔暂时依然可以指望得到基民盟的支持,但“我不敢确定她能干完四年任期。”

 

只有一种情况可能迫使默克尔现在就被从总理位子上赶下来,那就是其他政党——比如议会第二大党社民党——愿意重返联合组阁的谈判桌,但开出的先决条件就是让默克尔走人,而基民盟内部的多数派也接受了这个条件。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有这种情况发生的迹象。

 

不管怎么说,从现在开始,许多人应该第一次认真地为一个没有默克尔的欧洲未来做打算了。

德国政治僵局会对焦头烂额中的欧洲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周一,欧元度过了一个动荡的交易日,显然是受到德国政治危机的冲击。

 

这场危机首先将对德国经济产生一定的影响。德国工商联会(DIHK)表示,不确定时期延长将对经济不利。

 

考虑到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经济贸易大国,如果这段不确定期迟迟不能结束,那么就有可能对当下势头正健的欧元区经济复苏、欧元区改革以及欧盟的内政外交(比如英国退欧协商)、乃至全球经济造成影响。

 

在德国以外,眼下最焦急的一个人,应该是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今年春天当选法国总统以后,他描绘了一幅欧盟和欧元区改革以及进一步加深欧洲一体化的激动人心的宏伟蓝图,其中的大部分得到了默克尔的认同。不管未来默克尔还在不在位子上,一旦她的地位和权力受到掣肘和威胁,得不到德国的有力支持,单枪匹马的法国可能什么都干不成。

组阁失败,默克尔位子不稳,德国走进不确定的新时代?

▲马克龙与默克尔

对马克龙来说,默克尔的失败很可能同样也就是自己的失败,特别是如果德国出现一个怀疑欧洲一体化的新政府的话。而如果马克龙失败了,那么暂时被抑制的民粹主义势力很快就会卷土重来,欧洲就会陷入更大的混乱。

 

与一年前相比,如今的德法局势差不多正好翻转过来——马克龙的当选一扫之前笼罩在法国上空的政治阴霾,让人们看到了多年来积重难返的法国实现根本性改革的曙光;反观多年来一直稳定而繁荣的德国,一场选举以及它带来的政治僵局却使它陷入了一个不确定的新时代。

这或许也正是民主政治的不确定性和魅力所在。